欢迎来到济宁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

安徽省全面建立清单制度助力实体经济降本增效

提交日期:2018-03-19 15:05:59 编辑:1

近年来,安徽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特别是视察安徽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系统性思维、体系化设计,从供给侧持续发力,建立由权力清单、责任清单、涉企收费清单和公共服务清单、行政权力中介服务清单构成的“3+2”清单体系,并将之作为深化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的重要抓手,努力为企业“松绑”、为政府“瘦身”、为市场“腾位”,有力降低了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助推了实体经济降本增效。2016年,安徽省通过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加上降低税费、用能、人工、物流等各项措施综合应用,全年共减免企业各项税费702.4亿元,帮助企业降低成本2%以上。

一、深化权责清单制度建设,为市场主体松绑护航

安徽省建立省市县乡四级权责清单以来,继续开展权责清单统一规范动态调整,加强政府权力运行监管,着力推进简政放权,有效促进了市场主体的培育。2014年以来,全省市场主体连续三年实现高增长,市场主体总量达325万户。目前,全省每月新登记市场主体5万户左右,其中企业超过1.5万户,是改革前的2.5倍。新增的市场主体中,民营经济占比超过90%,现代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占比超过80%。为规范政府权力运行,激发市场社会活力,我们继续深化权责清单制度建设,推动权责清单优化完善和落地生效。

(一)开展权责清单统一规范。为解决各级各部门权责清单内容要素差别过大等问题,开展权责清单统一规范试点,围绕权责事项名称统一、类型统一、实施依据更新统一,市、县分层级逐项比对同一层级权责清单,规范项目名称、项目类别、项目数量和引用法律条文的表述等,形成本层级本部门权责清单的“优化升级版”。一是规范权责事项名称。省、市、县共有权责事项的名称,统一使用优化后的省级清单权责事项名称,使权责事项横向上可比对,纵向上可衔接,便于社会公众和市场主体查询和办事。权责事项的名称表述尽量清晰明了,尽量从法律法规内容现有的名称或相关内容精简提炼。以交通运输系统为例,省、市、县交通运输部门共有权力事项44项,名称统一率达到70%;省、市共有权力项目61项,名称统一率达95%以上。二是合理划分行政权力类别。根据各项权责事项的不同特征,合理划分权责事项类别。如部分县原来把“在公路建筑控制区内、外修建、扩建建筑物、地面构筑物或者未经许可埋设管道、电缆等设施的以及其他设施遮挡公路标志或者妨碍安全视距的责令拆除违规建筑” 列为其他权力事项,后统一调整规范列入行政强制类。三是进一步优化权责事项。原权责清单编制过程中,对权责事项梳理口径没有硬性规定,分别以法律法规规章中“条”“款”或几条法文归并为一项。此次统一规范要求一般细化到法律法规规章中“条”为一项,“款”一般不再独立作为一项。同时,按照实施主体、实施对象、实施依据、行业分类、工作流程等,坚持横向比对、纵向梳理。市、县在规范本级部门权责清单时,一方面与省级主管部门权责清单的项目以及纵向梳理的项目进行比较,一方面查找与其他市、县的相同项与不同项,按照“共性通过、差异共商”的原则,对同一类别的权责事项进行适当合并与优化。

(二)推进动态调整继续简政放权。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法律法规立改废释、国务院取消下放权责事项等情况,动态调整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继续推进削权减权、简政放权。经过动态调整后公布实施《安徽省省级政府权责清单目录(2016年本)》,省级政府权力事项由1712项减少至1699项。如衔接落实国务院取消权责事项,对应取消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行政确认事项“省属及中央驻皖单位基本医疗(生育)保险定点医疗机构资格认定”、省科技厅其他权力事项“专利代理机构办事机构设立审查”、省卫生计生委其他权力事项“互联网医疗保健服务信息审核”等。省环保厅行政处罚事项“重点排污单位不公开或者不如实公开环境信息的处罚”等,属于省与市县共有权力,按照权力事项统一审核标准,实行属地管理由市县政府实施,不列入省政府权责清单。各地也都组织开展了权责清单动态调整工作,动态调整后市级政府平均减少事项67项。

(三)加强政府权力运行监管。权责清单建立后,为着力加强权力运行监管,我省出台《安徽省政府权力运行监督管理办法》,针对保留、取消、下放、转移的具体权力事项,以及工商登记前置改后置审批事项,逐项制定事中事后监督管理细则,细化行政处罚自由裁量基准,明确监督管理对象、内容、方式、措施、程序、工作要求,使每一项政府权力运行监管都有具体抓手。比如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对审批职能进行调整和归并,将审批职能向行政审批办公室集中、行政审批办公室向省政务服务中心集中,业务处室主要负责事中事后监管。通过“审、批、查”三分离改革,倒逼监管职责落实,该局原从事审批的人员大部分转入事中事后监管,专门的监管力量达到70%,有效破解重审批轻监管难题。比如“育繁推一体化种子企业认定”取消后,省农委主动转变管理方式,强化政策服务,改行业管理、专家评审等模式为委托社会中介、政府招投标中心招标,通过种子工程等项目,支持企业建设育种创新基地,推动新布局的重点产业化技术创新平台优先向符合条件的企业倾斜。省物价局在行使“对拒绝提供成本资料或者提供虚假成本资料行为的处罚”时,将《安徽省政府制定价格成本监审办法》第25条“处以3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的宽泛标准进一步细化为:经告诫提醒后及时改正违法行为的,或符合行政处罚法规定的从轻行政出发情形之一的,处3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经告诫提醒后提供虚假成本资料,或经多次告诫提醒后方才提供的,处1万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经多次告诫提醒仍不改正的,处2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并记入经营者价格诚信档案。

二、建立“全口径”中介服务清单,有效降低企业隐性成本

安徽省针对依附于行政权力的中介服务环节多、耗时长、收费乱、垄断性强等问题,给行政权力中介服务做“减法”,全面清理规范行政权力涉及的中介服务事项,所有行政权力中介服务进清单、清单之外无中介,着力降低企业时间、费用等成本。

(一)“全口径”清理中介服务。将中央层面关于编制行政审批中介服务清单的要求,拓展为建立全口径行政权力中介服务清单。一是将包括行政审批、行政处罚、行政确认等所有10类行政权力涉及的技术审查、评估、检验、检测等各类中介服务事项全部纳入清理范围,做到行政权力涉及的“中介服务进清单、清单之外无中介”。二是根据行政权力中介服务事项委托主体不同,分为“行政相对人委托”和“行政机关委托”两大类,逐项列明中介服务事项名称、设定依据、对应权力事项、收费标准,以及中介机构的资质条件、资质依据等,以中介服务的规范推进行政权力运行的规范,为企业营造良好的政务环境。三是行政权力中介服务清单既包括保留事项清单,又包括取消事项清单、规范(下放)事项清单,全部向社会公开,交给企业一本“明白账”,进一步压缩权力寻租空间,规范中介服务市场。

(二)“三个一批”精简到位。按照“取消一批、转换一批、规范一批”改革办法,坚持依法合理、能放则放取消一批,实施依据不充分的中介服务一律取消;坚持减负降本、能转则转转换一批,原由行政相对人委托并承担费用的中介服务事项,部分适合行政机关承担费用的转换由行政机关自行委托有关机构开展技术性服务;坚持放开搞活、规范一批,原要求行政相对人必须委托相关机构实施的中介服务,规范为行政相对人可按照要求自行开展,也可委托有关机构实施。凡行政机关能够通过征求相关部门意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解决以及行政相对人可按要求自行完成的事项,不得作为由行政相对人委托开展的中介服务;现有或已取消的行政权力事项,不得转为中介服务。例如安徽丰原药业公司上市400多种药品,在研新药几十种,以前生产、报批环节繁多,需在检验和做一致性评价等方面大量投入,现在省食品药品监管局仅保留19项行政权力中介服务事项,大大降低了企业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省商务厅在“典当行及分支机构设立审批”时,明确企业可按要求自行“编制典当行及分支机构设立可行性研究报告”,为企业开展相关工作提供了便利。

(三)“多点发力”降本提效。围绕降低生产经营成本,清理规范由企业承担费用的中介服务;围绕降低行政成本、规范履职行为,清理规范由行政机关承担费用的中介服务;围绕打造阳光中介,清理规范中介服务机构资质条件,没有法定依据的中介机构准入“门槛”予以取消,实行政府定价或作为行政事业性收费管理的项目,明确收费依据和收费标准,进一步破除企业反映强烈的中介垄断、利益输送、收费不规范等问题。省级50家纳入清理规范的单位,原有中介服务事项344项,经清理规范,保留197项、取消76项、规范71项,精简42.7%。例如,通过取消各类资信证明和财务审计报告,规范肥料田间试验等71项中介服务,大大压缩了企业办事环节,直接降低了企业办事成本。省司法厅在“审核律师事务所及其分所设立”时,放宽中介服务机构资质要求,只要具有出具资产证明相应资质的机构,就可承办“律师事务所及其分所设立资产证明”中介服务事项。

(四)“有禁必止”杜绝权力寻租。结合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事业单位改革、行业协会脱钩等,清理规范行政权力中介服务事项。在规范权力行使方面,行政机关不得变相设置中介服务或服务环节,未纳入清单的中介服务不得作为权力行使条件。在规范中介机构方面,行政机关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设置限制性条款或指定中介服务,政府部门所属事业单位或主管机构不得开展与本部门行政权力相关、由企业委托的中介服务。在规范服务行为方面,严禁中介服务项目不明、标价不清、依据不足,或分解收费项目、重复收取费用、扩大收费范围、减少服务内容。通过这些措施,有效规范了中介服务市场,减轻了企业经济负担,降低了权力寻租的可能。例如,过去申报农村电网改造升级项目,必须先委托有关机构编制可行性报告,再由发展改革委审批,现在允许企业自行编制,也可选择中介机构编制。

三、建立“全方位”公共服务清单,大力促进创新创业

安徽省针对公共服务没有明确的量化标准和服务规范,市场需要的服务经常找不到,不需要的服务绕不开等问题,全面梳理政府公共服务职责定位,给公共服务做“加法”,最大限度地优化办事流程、精简办理环节,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打造了公平便利的营商环境。

(一)“全方位”梳理公共服务。将中央关于梳理公共服务事项目录的要求,拓展为建立全方位公共服务清单,聚焦解决公共服务供给不足、质量不优问题,切实增强群众获得感。一是实施主体全覆盖。对行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利用行政权力或公共资源提供的公共服务,进行全方位梳理,既包括政府组成部门、直属特设机构、直属机构、部门管理机构,也包括政府直属事业单位、部门所属事业单位及国有企业等。二是服务类型全覆盖。既包括从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中梳理出来的依申请类服务事项,也包括部门根据职责,主动提供的标准发布、公共场所开放等主动服务事项。三是服务内容全覆盖。针对所有服务事项,逐项编制服务指南,全面推出公共服务的具体内容,让公众按图索骥、一目了然,既能看到服务事项,又能找到实施主体和获取路径,方便群众快捷办事、实时跟踪、常态监督。

(二)“端菜+点菜”扩大服务覆盖面。在公共服务事项来源上,不仅将法律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明确的“端菜型”事项列入清单,还将会议纪要、公开承诺、告知书,以及回应社会需求提供的“点菜型”事项列入清单,全面梳理与群众日常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公共服务事项,扩大服务覆盖面。列入清理范围的省级68家及其所属单位共890个实施主体,单位上报公共服务事项1850项,经清理规范后新增2505项,最终确定服务事项4355项。例如,根据省发展改革委的对外承诺,新增“省内工程咨询单位资质查询服务”事项。群众普遍反映地情资料、家谱等具有重要历史价值,个人收藏容易损坏,省地方志办公室新增这块服务事项,为社会各界提供免费馆藏服务。

(三)“清单+服务指南”提供明码服务。对公布的公共服务清单,逐项编制服务指南,列明办理依据、承办机构、服务对象、申请条件、申报材料、服务流程、办理时限、收费依据及标准、咨询方式等内容,逐项优流程、简环节、压时限,竖起服务“指示牌”,打出服务“条形码”,将宽泛的服务细化到条、落实到款,把原本藏着掖着的服务事项全面公开,让看不见的服务看得见、说不清的服务说得清,群众一目了然、便捷办理,享有“百度+淘宝”式的便捷服务。例如,省科技厅“企业研究开发项目费用税前加计扣除鉴定”服务事项,过去有的企业摸不着门、找不准路,申请过程疲于奔波,现在指南中详细列明了承办机构、申报材料、办事流程等,让企业一目了然,更为便利地享受改革红利。

(四)坚持问题导向回应社会诉求。聚焦公共服务供给不足、质量不优问题,针对社会公众关注的五个方面问题,采取五项解决措施,切实增强群众获得感。一是针对公共服务的“痛点”“堵点”“难点”,推出有关政策支持、法律和信息咨询、知识产权保护、就业技能培训等与创新创业密切相关的综合服务事项,解决政府服务供给与市场需求脱节的问题。二是针对证明多、企业“被服务”现象,砍掉相关“奇葩证明”、“循环证明”和繁琐手续,解决服务事项随意设置问题。例如,在安徽省名牌产品和安徽省质量奖评审中,省质监部门直接向省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发函,征询申报企业近3年产品监督抽检情况,不再要求企业提供省食品药品监管局的“食品生产企业食品质量安全状况证明”。三是针对已取消权力事项变相转为公共服务事项,解决损害企业利益问题。例如,“企业债券发行申请材料转报”事项,省发展改革委转报中不再进行实质性审查,简化了审查程序,提高了工作效率,遏制了寻租空间。四是针对公共服务打折扣、作变通问题,解决怠政懒政、作风不严不实问题。五是针对程序繁琐、时限冗长的服务事项,解决公共服务效率低下、社会满意度不高的问题。例如,在省诚信企业评选中,企业只需提供申报材料,其余工作全部由省工商局采取一站式服务完成。